您好,欢迎来到北京大学在职研修网官方网站!
北京大学在职研修网官方网站

教育新闻 |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北京大学在职研修网 > 教育新闻 > 日本奥运会被逼宫?奥运会是否被延迟?

日本奥运会被逼宫?奥运会是否被延迟?

  从上周开始,国际奥委会陆续与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运动员代表、国家(地区)奥委会等沟通,但收到的反馈,以希望延期东京奥运会的声音为多。尤其是在田径和游泳这两个奥运大项上,多国田协以及泳协均发声,希望国际奥委会从运动员安全的角度考虑,推迟举办东京奥运会。

奥运会

  多国组织逼宫奥运延期东京奥组委:未到决定取消或延期阶段国际奥委会陆续与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运动员代表、国家(地区)奥委会等沟通。

  对此,日本方面反应强烈,据共同社报道,东京奥组委21日回应,称“作为组委会,认为还未到决定取消或延期的阶段”。但国际奥委会态度暧昧,主席巴赫表态说取消东京奥运将摧毁运动员的奥运梦,同时也“不能像推迟一场下周六的足球赛一样推迟奥运会”。

  逼宫背后,恐有两大单项组织在支持

  除了挪威奥委会之外,各国单项协会反对东京奥运会如期进行的声音更加强烈,据新华社报道,美国泳协当地时间20日致信该国奥委会,呼吁奥运延期一年。他们表示,疫情之下,正为职业生涯最重要战役备战的选手们,因苦于寻找继续备战的方式,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不安,应该将他们的身心健康放在第一位,希望美国奥委会为选手发声。在美国泳协发布这一公开信后,法国泳协、美国田协、德国田协21日同样表态,建议国际奥委会认真考虑推迟东京奥运会。法国泳协表示,包括法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正采取限制流动的防疫措施,这意味着体育的公平无法在奥运备战中得到保证。德国田协希望国际奥委会能像欧足联推迟一年举行欧洲杯一样,推迟一年举行东京奥运会。

  在奥运会上,田径和游泳是传统大项,都被称为“运动之母”,而这两个项目的单项协会,也是除了世界足联外,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单项协会,下面的“小弟”纷纷开火的背后,很难说有没有世界田联和国际泳联两位“大佬”的授意。目前,国际泳联尚未表态,但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则发表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讲话,虽然他认为现在决定还太早,但在被问及东京奥运会是否可能被推迟到今年9月或10月时,他坦言有可能,“一切都有可能,但现在还不是做决定的时候”。同时,针对此前日本方面提出的延期一年举行的方案,塞巴斯蒂安·科直白地表示了反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简单,但很多单项运动联合会都是避开奥运会举办的年头举办世界锦标赛的。”也就是说,他认为,考虑到明年已经敲定的包括田径在内的世界锦标赛日程,东京奥运会很难推迟到明年举行。

  多国组织逼宫奥运延期东京奥组委:未到决定取消或延期阶段巴赫表态说取消东京奥运将摧毁运动员的奥运梦。

  不少运动员也都反对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据新华社报道,里约奥运会女子撑杆跳高冠军、希腊运动员卡特琳娜·斯特凡尼季表示,“国际奥委会让我们冒着个人、家庭和公众健康的风险去坚持每天训练?你们正让我们现在置身于危险之中。斯特凡尼季希望东京奥运会能有B计划,让运动员尽快调整训练计划,减少不必要的风险。”英国女子七项全能世界冠军汤普森说,国际奥委会鼓励继续备战的立场与当地政府待在家中的建议相矛盾了。美国游泳巨星菲尔普斯的功勋教练鲍伯·鲍曼也表示,延期举行不仅是出于对运动员竞技状态的考量,更是让他们在当前境遇下保持身心健康的最佳方案。

  国际奥委会态度暧昧,东京奥组委还在硬挺

  各国单项协会的近乎“逼宫”之举,让本身就举棋不定的国际奥委会更加压力山大,虽然他们一方面不断表态目前依旧按照奥运会如期举办的安排进行筹办,但主席巴赫的讲话越来越暧昧不清,继20日首次“松口”,表示正在评估各种不同的情况,但取消赛事不在考虑范围之后,昨天他再次强调,取消东京奥运会是最不公平的解决方案,因为这将摧毁来自206个国家(地区)奥委会和难民代表团的11000名运动员的奥运梦。但同时他也指出,由于奥运会的复杂性,“你不能像推迟一场下周六的足球赛一样推迟奥运会。”对于这番表态的含义,外界有认为是在暗示国际奥委会已经开始慎重考虑奥运会延期,只是如何延,延到何时,怎样才能将损失降低到最小,这也是巴赫在讲话最后提到的那句“任何有关东京奥运会的决定都需要可靠且清晰的信息”所表达的意思。

  国际奥委会“调研”,反对声音巨大。

  本周,国际奥委会陆续与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运动员代表、国家(地区)奥委会等沟通。根据美国奥委会21日发布的声明,下周国际奥委会继17日后将再次召开执委会。如此高频率地与各方沟通,如此密集地召开执委会,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上并不常见,也从侧面反映出国际奥委会此前与各利益相关方的沟通显然并不顺畅。目前,反对的声音已经很高涨,挪威奥委会21日表示,已致信请求国际奥委会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之前,推迟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挪威奥委会方面表示,在与本国的各单项体育管理机构进行了讨论后,他们在给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一封信中提出了这一请求。

  如今,仍在硬挺的,只有东京奥组委了。据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21日,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副主席、原奥运相远藤利明,就挪威奥委会向国际奥委会(IOC)递交文件要求奥运延期一事回应称:“作为组委会,认为还未到决定取消或延期的阶段。”他强调举办方针不变。但他同时也表示:“最终决定的是IOC,将面向7月举办推进准备。”


相关新闻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31 Second.